鈀金大跌“陰謀論”:開采商拋出泡沫論“操縱價格”?

2019-04-01 10:17:12 來源:中新經緯

打印 放大 縮小

“漲得快,跌得更快。”面對過去兩天NYMEX鈀金期貨主力合約價格跳水大跌約20%,一家美國商品期貨型對沖基金經理趙誠(化名)在3月29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感慨說。

令他更驚訝的是,一周前鈀金比黃金價格高出逾300美元/盎司,如今兩者價差已經迅速收窄至不到100美元/盎司。

關于鈀金價格連續兩天突然暴跌的原因,整個華爾街金融市場充滿著各種“陰謀論”。其中多數對沖基金將矛頭指向全球最大的鈀金開采商——英美資源集團(Anglo American)首席執行官Mark Cutifani。正是他在3月27日舉行的大宗商品全球峰會期間警告鈀金價格迅速上漲已經造成“泡沫”,一舉扭轉了鈀金此前持續上漲的趨勢,進而引發大跌行情。

“事實上,鈀金開采商是過去兩天鈀金大幅下跌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一位持此觀點的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最新數據顯示,在3月15日當周NYMEX鈀金期貨創下歷史新高1576.60美元/盎司期間,鈀金開采貿易商的鈀金凈空頭頭寸也達到914700盎司,較去年8月鈀金處于價格低點(此后鈀金大漲逾80%)時的684100盎司高出了230600盎司,因此隨著鈀金大幅跳水大跌,鈀金開采貿易商的巨額凈空頭頭寸獲得可觀的收益。

不過,這種觀點也遭到其他對沖基金的反駁。

在BMO基本金屬與貴金屬衍生品交易主管Tai Wong看來,當NYMEX鈀金期貨價格突破1500美元/盎司后,支撐鈀金持續上漲的技術面已經出現惡化跡象——因為眾多對沖基金意識到鈀金價格偏高,紛紛開啟逢高減持操作,而Mark Cutifani的鈀金泡沫論,恰恰給他們一個集體獲利離場的最佳理由。

CFTC數據顯示,截至3月15日當周,對沖基金的鈀金凈多頭頭寸較前一周減少了34900盎司,降至1280100盎司,表明在鈀金大跌前,對沖基金已經開始對鈀金獲利回吐了。

Tai Wong指出,盡管市場對Mark Cutifani的鈀金泡沫論是否存在“價格操縱陰謀”爭議不斷,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隨著越來越多汽車制造商正考慮使用更便宜的鉑金替代鈀金作為汽油車尾氣排放的催化劑成分,近期不少鈀金貿易商紛紛釋放隱性庫存高價套現,直接導致鈀金供需緊張關系得到部分緩解,這或許是觸發鈀金價格高位跳水大跌的更直接原因之一。

不過,鈀金大幅跳水大跌約20%,觸發部分看漲鈀金的投機機構深陷爆倉風波。

“據我所知,至少3家動用10倍資金杠桿追漲鈀金的對沖基金正面臨追繳保證金的煩惱,否則經紀商將強行平倉多頭頭寸。”趙誠透露,盡管截至3月29日21時NYMEX鈀金期貨反彈約3%觸及1350.2美元/盎司,但如此反彈力度依然不足以讓他們擺脫爆倉的困局。

大跌20%推手是誰?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不少對沖基金之所以認為Mark Cutifani的鈀金泡沫論存在“價格操縱陰謀”,一個重要原因是Investing.com在2月中旬發布的統計報告顯示,瑞士倉庫里的鈀金庫存遠低于數年前的高位,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倉庫的鈀金庫存則幾乎耗盡。因此他們認為鈀金此前的快速上漲并不存在“泡沫”,而是全面反映當前鈀金供需緊張的關系。

“不過,Mark Cutifani這番言論最大的殺傷力,不在于鈀金存在泡沫,而在于他認為汽車制造商推出新車型,很可能考慮使用更便宜的鉑金替代鈀金作為汽油車尾氣排放催化劑,這無疑讓鈀金投機多頭的信心大幅受挫。”趙誠向記者直言,隨著鈀金持續快速上漲導致鈀金與鉑金價差一度擴大至700美元,越來越多追漲鈀金的投機資本開始擔心汽車制造商將用鉑金替代鈀金,導致鈀金需求大幅回落。

在他看來,Mark Cutifani的上述言論,一下子將投機資本的擔憂變成“現實”,直接觸發他們紛紛拋售鈀金多頭獲利離場,令鈀金一舉跌破50日均線,引發大量對沖基金的程序化交易模型跟進自動拋售鈀金多頭止損離場,令鈀金跌幅進一步擴大,觸發連續兩天日均跌幅超過100美元。

“這也是鈀金開采貿易商最愿看到的局面。”上述對沖基金經理認為。一方面開采商已在過去數月鈀金快速上漲期間建立大量空頭頭寸,若鈀金仍持續快速上漲,他們的巨額空頭頭寸勢必遭遇“逼空虧損”風險,因此他們需要鈀金價格大跌,讓龐大的空頭頭寸扭虧為盈;另一方面鈀金價格持續走高,只會倒逼越來越多汽車制造商加快鉑金替代鈀金的技術研發步伐,不利于鈀金需求持續增加。如今鈀金價格大幅回調,反而激發部分汽車制造商逢低鎖定鈀金采購成本,有助于他們的鈀金開采收入穩步增加。

趙誠指出,這也是不少對沖基金至今堅信Mark Cutifani這番言論存在“價格操縱陰謀”的原因之一。

“然而,Mark Cutifani是否通過突然發布鈀金泡沫論操縱鈀金價格下跌獲利,目前仍沒有可靠的證據。”他認為。但從近期對沖基金逢高減持鈀金多頭頭寸而言,眾多投資機構似乎也與鈀金開采商觀點一致——均認為鈀金價格已經偏高,因此任何的風吹草動(比如Mark Cutifani突然拋出鈀金價格泡沫論),都會引發投資機構集體獲利離場與鈀金大幅跳水下跌。

中國資本遭遇“爆倉劫”

值得注意的是,鈀金大幅跳水下跌,也讓此前囤積鈀金待漲的中國資本“驚出一身冷汗”。

“聽說有中國私募基金也在鈀金大跌期間遇到爆倉風波,所幸這家機構及時追繳了部分保證金,才避免強制平倉窘境。”一家國內涉足鈀金投資的私募基金負責人向記者透露。

在他看來,按照鈀金跳水大跌幅度20%計算,此前動用5倍杠桿,在1350美元/盎司上方追漲鈀金的私募基金都會遇到爆倉與強制平倉風險。

“事實上,這類私募機構并不少。”這位私募基金負責人還向記者透露。不少國內私募機構也意識到鈀金價格偏高,打算在1700-1800美元/盎司開始逢高沽空鈀金套利或獲利離場,但沒想到歐美對沖基金“棋高一招”,搶先在1600美元/盎司附近就早早集體獲利離場并沽空套利,打了國內一些私募機構措手不及。

記者多方了解到,所幸多數私募機構在鈀金大跌期間進行了止損離場,總算避過了強制平倉風險。與此同時,不少囤積鈀金現貨待漲的國內貿易商的盈利額也出現大幅縮水,不得不迅速拋售鈀金現貨庫存“落袋為安”。

一家汽油車尾氣排放催化劑研發制造商告訴記者,此前鈀金快速上漲期間,即便鈀金現貨交易出現30-40元/克的溢價,他們都未必能買到足夠的貨源;如今在鈀金大跌后,他們只需支付10-15元/克的溢價,就能拿到所需的鈀金現貨。

“現在有些鈀金貿易商如同驚弓之鳥,反而希望我們能多訂購一些鈀金現貨,因為他們擔心鈀金價格經此大跌后可能一蹶不振,導致他們囤貨收益進一步縮水。”這位制造商透露。但他發現,隨著鈀金大跌,3月29日部分中國私募機構正在悄悄抄底鈀金。

“畢竟,在鉑金替代鈀金尚無時日,以及當前鈀金供需關系仍然趨于緊張的環境下,金融市場永遠不缺乏火中取栗者。”他直言。

責任編輯:ERM523

相關閱讀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彩乐乐 分分pk拾计划官网下载 双色球中奖金额对照表 分享赚钱的有哪些平台 pk10北京pk拾大小计划 万条筒 押龙虎合为什么很难赢 360新快3吉林快3走势图 彩票网站大全 河南杠次麻将单机 体彩11选择5走势图 青海快3形态图 湖北十一选五玩法表 在微博如何赚钱 黑龙江时时大盘走是 北京pk10走势图彩控 娱乐沈阳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