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飛4.5億起拍“賣身”,冰箱之王傳奇落幕

2018-06-25 09:08:00 來源:新京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6月20日,河南新鄉新飛電器廠,還掛著2月份隆重開工的紅條幅,如今停產。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攝

砸冰箱砸出新飛黃金時代,曾與海爾分庭抗禮;多家上市公司被傳為意向方,康佳承認有意接盤

6月20日,寧靜的小城新鄉,寬敞的新飛大道上汽車電動車車流如織,位于北干道上的新飛電器卻已停產,廠區依舊干凈,卻不復以往的熱鬧和生機。

南環路上新飛電器廠區,新飛電器的金字招牌顯示出經年累月的斑駁,廠房外的空地長出雜草,廠房內稀少的幾個人在走動,門口的保安告訴記者,“工人已經被遣散了,只有投資方的大巴來參觀廠房。”

“新飛廣告做得好,不如新飛冰箱好!”曾是一代人記憶的新飛,是新鄉這座城市的驕傲,也曾與海爾、容聲、美菱并稱為冰箱品牌界的“四朵金花”,而如今“四朵金花”之一新飛走上了司法拍賣之路。

近5000人的大廠宣布重組的消息,也已在這座四線小城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已賣身中航的新飛大酒店,二層餐飲區內,在新飛電器一廠工作了18年的李朝陽把煙放在桌上,向新京報記者講道,“雖然新飛公司破產重組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很多職工父母都是在新飛上班,到我們這輩兒還在新飛上班,新飛咋就不要我們了呢?”

4天后,昔日冰箱之王的股權將正式開拍,易手他人,據悉,有數家上市公司和國企或參與競拍。

資金鏈斷裂

負債超25億,債主超800家,4.5億起拍

6月初,阿里拍賣上已經掛出了新飛公司100%股權的拍賣信息。根據拍賣信息顯示,本次拍賣標的為河南新飛電器有限公司、河南新飛家電有限公司以及河南新飛制冷器具有限公司的100%股權,公開拍賣活動將于6月28日10時-29日10時進行,起拍價為4.5億元,保證金1億元,每次拍賣的加價幅度不低于500萬元。同時,新飛公司名下部分土地、房產及建筑也將于7月5日開始拍賣,起拍價1.15億元。

而這要從去年11月份說起。2017年11月9日,新鄉中院裁定受理新飛電器、新飛家電以及新飛制冷器具申請重整三案。

2018年5月18日,新飛公司合并重組案召開第二次債權人會議,會議通過了新飛家電、新飛電器、新飛制冷器具的重整計劃,隨之新鄉中院裁定批準了重整計劃。

根據重整計劃,新飛公司原股東權益將被全部調整,并以拍賣形式讓渡給適格重整投資人,新飛公司維持法人主體資格,適格重整投資人將持有新飛公司100%股權;股權拍賣對價將用于清償新飛公司債務等8項待處理事項。

河南新飛電器有限公司、河南新飛家電有限公司以及河南新飛制冷器具有限公司將于2018年6月28日10時至2018年6月29日10時止(延時除外)在河南省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淘寶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上進行公開拍賣活動,河南新飛電器/家電/制冷器具有限公司100%股權起拍價為4.50億元,加價幅度為500萬元;河南新飛電器有限公司名下部分土地、房產及建筑(資產清單為限)將于2018年7月5日10時至2018年7月6日10時止(延時除外)在淘寶網司法拍賣網絡平臺進行公開拍賣,起拍價為1.15億元,加價幅度為500萬元。

從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來看,位于北干道370號的新飛電器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其總資產為11.56億元,總負債為15.03億元,資產負債率為130%,凈資產為-3.47億元;位于開發區36號街坊的新飛制冷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其總資產為7.59億元,總負債為9.53億元,資產負債率為125%,凈資產為-1.94億元;位于開發區豐華路16號街坊的新飛家電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其總資產為4.54億元,總負債為5.23億元,資產負債率為115%,凈資產為-6844.35萬元;合計凈資產達到了-6.10億元。

2017年11月20日,新鄉中院指定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擔任新飛公司合并重整案管理人。大額債權人共計408家,債權總額為22.68億元;小額債權人共計430家,債權總額為2048.24萬元,債權總額共計22.88億元。而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截止日新飛公司的資產估值僅為10.98億元。

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上顯示,新飛電器、新飛制冷和新飛家電此次拍賣的原因是資金鏈斷裂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遂于2017年10月30日向法院申請重整。

花落誰家?

康佳有意接盤,“新飛遺產”仍有價值

新飛電器拍賣在即,目前市場傳出不少家電企業有意接盤,包括國美、萬寶、格力、奧馬、康佳等國內家電企業都曾與新飛有過接觸,相關負責人也曾多次前往新飛電器總部,就取得這家公司的新飛商標權展開接洽。

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已有數家企業前來新飛電器實地調研。其中唯有康佳集團考察團一行配有投資、法務等人員。此前,康佳集團相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目前是有意向在參與接盤新飛電器。”并表示有“通過新飛完善康佳白色家電布局,做大做強白電業務”的想法。

康佳集團主要業務有多媒體業務、供應鏈管理業務、白電業務、手機業務等。子公司安徽康佳同創電器有限公司主要負責生產、銷售電冰箱、洗衣機等家用電器。康佳集團2017年共實現營業收入312.28億元,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0.57億元,其中白電業務營收17.37億元,占比5.56%。

除康佳集團外,另一老牌家電企業廣州萬寶集團也一度被傳出有意接盤新飛電器。根據廣州萬寶集團官網介紹,廣州萬寶集團是中國家電行業中最早、最具規模的家電制冷設備和產品研發制造中心之一,主要產品包括冰箱、冷柜、空調、制冷壓縮機及配套產品等,形成了中國最完整的制冷設備產業鏈及家電系列產品集群。旗下擁有“萬寶”、“HUAGUANG”、“索寶”、“威格瑪”等自主品牌。

截至發稿,記者未聯系到萬寶集團方面對接盤新飛進行回應。

此外其他傳言企業均未承認有意接盤。國美控股集團相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沒有可對外公布的信息。”格力電器方面表示,目前并未了解相關情況。美的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沒有了解到相關情況。”奧馬電器高管明確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們沒這樣的計劃。”

“新飛廣告做得好,不如新飛冰箱好”這一廣告語當年家喻戶曉,新飛電器的品質與口碑可見一斑。如今面臨“賣身”,其身價幾何?

產業分析師洪仕斌認為,“新飛有土地,廠房,生產制造設備,品牌價值,如果對于產業并購,那還擁有中部市場布局的供應物流鏈的價值。所以關鍵看并購方是誰,很關鍵。”

家電分析師梁振鵬認為,品牌、生產線和銷售網絡體系等方面是新飛具有價值的,但負債如果得不到很好的解決方案的話,很可能成為新飛收購路上的最大障礙。

黃金時代

砸冰箱砸出黃金時代,曾與海爾分庭抗禮

如今門前冷落鞍馬稀的新飛,曾一度與海爾抗衡。

公開信息顯示,新飛的前身是一家創建于1958年的小型地方軍工企業——新鄉市無線電設備廠。

1983年,43歲的劉炳銀出任新鄉市無線電設備廠廠長,次年,新鄉市無線電設備廠在劉炳銀的帶領之下瞄準了逐步興起的家電市場,為了擺脫小型軍工企業的生產困境,新鄉市無線電設備廠轉產生產電冰箱等家電產品,新鄉電冰箱廠正式成立。

1986年,新鄉電冰箱廠引進了一條意大利飛利浦的電冰箱生產線,“新鄉-飛利浦”品牌正式進入市場銷售,新飛的品牌名稱也是由此得來。1990年5月,劉炳銀也曾怒砸400臺有質量問題的冰箱,效果很顯著,質量意識開始在新飛人心中發芽,直到現在,這種質量意識依舊是新飛員工心中的一個烙印,劉炳銀當初的舉動和魄力至今仍然為新飛員工津津樂道,“新飛冰箱在海爾的老家青島是質量最好的。”李朝陽說道。彼時,新飛與海爾仍可分庭抗禮。

1994年,中外合資新飛電器有限公司成立。在此基礎上,1996年,依靠著中外合資引入的巨資,新飛電器上馬了第一條最大、最先進的無氟冰箱生產線,隨著無氟冰箱大量的投放市場,全國掀起了搶購無氟冰箱的浪潮,新飛也由此躍居行業前三名。

在管理上,劉炳銀作為新飛電器的創始人,起到了決定性的領導作用,“只要是犯了錯,無論多大的領導,老劉(劉炳銀)在大會上都會直接罵,今天還可能是高層、中層領導,明天就可能去看門。說話可有勁兒了。我們的員工手冊,厚厚一本,有幾萬字,做不到就要罰,可那時候我們的工資也高,一九九幾年我們就能拿到1500塊錢,其他廠的高級領導也就幾百塊錢工資。”新飛電器的老員工向新京報表示。

彼時,無論從科技的創新力度、質量要求還是員工的凝聚力上,新飛電器都是行業的佼佼者。

在新飛電器工作數十年的員工回憶起劉炳銀時代的新飛電器,“那時候我們已經有概念冰箱了,老劉的話講”使用一代,開發一代,儲備一代。”

下坡路

外資接手,高管頻繁更換,“創新力度小”

在劉炳銀時代,新飛不同于海爾,沒有走入資本市場——上市,也擁有自主經營的權利。隨著外資的引進和改制,新飛控制權旁落新加坡豐隆。

據公開資料顯示,曾在1994年招商引資的大潮中,政府牽頭引入新加坡豐隆與新飛集團一同組成了新飛電器,其中新飛集團持股49%,新加坡豐隆電器私人有限公司持股45%、新加坡豫新電器有限公司持股6%,新飛集團仍然掌握著話語權。

2005年,國企改制,新鄉市政府將其持有的39%的國有股份轉讓給新加坡豐隆,加之早前收購了新加坡豫新電器有限公司持有的新飛電器6%的股份,新加坡豐隆成為了新飛電器持股90%的大股東,成為新飛電器新的話事人。

改制期間,由于進入外資時公司體量受限,新飛電器一分為三,分為新飛電器、新飛制冷和新飛家電(合稱新飛公司)。新飛搖身一變成為了外資獨資企業。

2006年,新加坡豐隆派張冬貴擔任新飛電器董事長,張冬貴帶領著管理團隊空降新飛電器,有評論稱,張冬貴的到來并沒有為新飛電器帶來長足的發展。2011年,新飛電器總經理李根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董事長不僅要做正確的事,而且還要正確地做事,目前雖然和自身相比,新飛的銷售業績每年都在進步,然而和其他對手比起來,沒有取得長足的進步,比如美的取得了40%的銷量增長。”

但也有評論認為,張冬貴的突然辭職是新飛由盛而衰的開始。

2010年底張冬貴辭職,之后的新飛電器頻繁更換資方高管,包括董事長。此外,中高層的頻繁變動也遭到員工詬病,“豐隆系不信任中方的員工,大量的豐隆系干部不斷被安插進來。此前新飛的中層干部,從來沒有超過100人,而從張冬貴時代開始,這一數字不斷增加,現在中層干部約三百多人。而且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高層領導人換了,下面的中層干部就隨之換掉。”一位新飛員工提供的任免郵件通知顯示,幾乎每個月新飛內部都有中高層的人事變動。“人事任免每個月都有,非常頻繁,高管大多是空降。”

而此后新飛一步步滑向了資不抵債和重整。

家電專家劉步塵對新京報分析道,新飛電器在新加坡豐隆收購后逐漸走下坡路,原因在于新加坡豐隆作為投資公司,并沒有經營制造業公司的經驗,其目的在于賣出新飛電器,獲得投資性收益,在其掌權期間也曾多次傳出賣出新飛電器的消息,但由于要價過高作罷。

除此之外,在新加坡豐隆經營的過程之中,中方與資方的矛盾也一直存在,李朝陽告訴記者,自2006年國企改制算起,已經12年基本上沒有漲過工資了,現在周邊的工廠基本上都是四五千一個月,我們還是拿著每個月2000多塊錢的工資,有些員工績效沒有完成的甚至每個月工資只有1000多塊錢。2012年也有員工抗議過,還有一些員工對工資不滿意都出去找活兒干了。

接近新飛電器管理層的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表示,員工不信任來自資方的管理層,也不適應資方的管理方式。記者在走訪過程中也多方驗證了該說法。該知情人士還告訴記者,不同于劉炳銀時代的大力創新,新加坡豐隆接手新飛電器之后,新飛電器的研發團隊名存實亡。李朝陽談到新飛電器的研發團隊多次購買其他品牌冰箱以供參考,還曾因此陷入知識產權糾紛。

劉步塵也認為,創新力度小,智能化落后,年輕化不足,是新飛電器喪失市場份額的一個重要原因。記者注意到,2010年后,冰箱行業開始迎接消費升級大潮。

據奧維德數據,2012年新飛冰箱銷量同比下滑37%,市場份額開始連年下跌,并于2014年跌出前十。

拍賣股權前

豐隆亞洲“爽約”重整計劃并宣布撤資

李朝陽向新京報表示,新飛公司資金鏈斷裂的現象由來已久,2016年新飛電器已經處于就已有的原料進行生產的狀態,由于沒錢購置原料進行生產,新飛電器已經出現供貨不足的情況,連最緊俏的新飛除菌冰箱都幾乎拿不到貨。

而2017年新飛逐漸步入了破產重整的境地。從披露的文件看,被拍賣公司的財務數據也截止到2016年末。

此前據接近新飛電器管理層的知情人士稱,2017年10月30日,新加坡豐隆方面發送了一封內容為新飛公司停產的郵件之后,新加坡豐隆方面的高層管理人員不知所蹤,新飛公司不得不在政府主導下走上了重整之路。

對此,金杜律師事務所沈雨晗律師表示,新加坡豐隆留下一封郵件就走的情況并不屬實,新加坡豐隆方面的兩位負責人正在依法配合新飛電器的重整事項。對于之前重組期間新加坡豐隆發生的事宜,沈雨晗表示為了新飛電器此次的順利重組不便透露更多信息。

2017年11月9日,新飛公司開始了重整工作,新飛公司方面也主動聯系了一些公司參與重整,豐隆亞洲于2018年1月2日遞交《重整投資意向書》,報名參與新飛公司重整投資;1月31日按照《新飛公司重整投資保證金繳納及管理方案》繳納了重整投資保證金5000.00萬元;2018年2月2日向管理人提交了完善后的書面重整方案,其中包括明確完整的運營資金注入計劃、債務清償計劃以及后續投資經營計劃。

2018年2月3日,新鄉中院主持召開了新飛公司重整投資人招募評審會第二次會議,會議全體評審委員一致同意確定豐隆亞洲有限公司為正式重整投資人,選定安徽尊貴電器集團有限公司為備選重整投資人。

看似一切已經定局,2月8日,新飛公司重新開工,新鄉市市長親自到場,至今新飛電器門口還懸掛著“新新飛,新發展,新飛電器2018隆重開工”的紅色橫幅。

但隨著豐隆亞洲的爽約,情況再次逆轉。

其后,豐隆亞洲并未按照保證金方案規定與新飛公司及管理人訂立重整投資協議并履行其在重整投資申報文件中的承諾,且其于2018年4月13日于新加坡證券交易所發布公告明確其從新飛公司撤資,并將此情況及其指定第三方擔任重整投資人的情況書面通知了新鄉中院和管理人。

管理人沒收了其繳納的5000萬元保證金,并繼續推進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和進行司法拍賣。但豐隆方面的行為已經對重整投資人招募造成了實際困難,且重整期間新飛公司的共益債務持續增加造成了資產狀況持續惡化。

6月28日,隨著接盤人的確定,新飛的命運即將揭曉,這個昔日的家電翹楚能迎來新生嗎?

責任編輯:ERM523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彩乐乐